搜索

您當前位置:主頁(yè) > 案例展示 >

案例展示
湖南討債公司靈活適用代位權規定充分保障

類(lèi)別:案例展示 ?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9-05-17 17:28 ? 瀏覽:

 2004年11月23日,譚某與陳某簽署拜托加工合同,商定由陳某為譚某加工羊毛衫。2004年12月2日交貨754件,其中貨號為007的每件加工費15元,貨號為008的每件18元,貨號為010的每件15.5元。陳某接到上述訂單后,又與金某簽署了加工合同,將上述加工業(yè)務(wù)轉包給了金某,并口頭商定,貨號為007的每件加工費14元,貨號為008的每件17元,貨號為010的每件14.5元。被告譚某將羊毛衫制造通知單、工藝懇求單等交給金某,并對金某中止了指導。11月23日至12月4日,根據陳某的懇求,金某分數次將加工好的羊毛衫交至譚某處,并由陳某在送貨單上簽收。譚某對其中的47件羊毛衫提出了質(zhì)量異議。12月25日,金某將返工好的羊毛衫交至譚某處。根據金某與陳某的口頭商定,金某應收加工費為38044元。2005年3月25日,因陳某未按商定支付被告加工費,且下落不明,金某遂向譚某中止調查。譚某對上述事實(shí)予以招認,同時(shí)招認如無(wú)質(zhì)量問(wèn)題,對付第三人加工費40001元。金某懇求譚某直接向其支付38044元,但遭到了譚某的拒絕。金某遂向提訟,懇求對譚某行使代位權。受理本案后,依法追加陳某作為第三人參與訴訟。   
析法   被告譚某爭辯稱(chēng):本案中,被告金某并不具備行使代位權的條件。首先,固然陳某下落不明,但是陳某給譚某曾打了幾次電話(huà)追討加工款。因此,債務(wù)人陳某并未“怠于行使”對次債務(wù)人譚某的債權;其次,金某與陳某并未商定加工款的支付時(shí)間,陳某與譚某也未商定加工款的支付時(shí)間。因此,債權人對債務(wù)人的債權(代位債權)以及債務(wù)人對次債務(wù)人的債權(被代位債權)均沒(méi)有到期,而債權人只能在上述兩個(gè)債權均已到期的情況下方可行使代位權;再次,陳某向譚某托付的羊毛衫部分存在質(zhì)量問(wèn)題,而雙方尚未就如何處置達成協(xié)議。因此,債務(wù)人陳某與次債務(wù)人譚某之間的債權數額是不肯定的。法律規則債權人只能在債務(wù)人對次債務(wù)人債權范圍內行使代位權,債務(wù)人對次債務(wù)人債權數額不明白將可能損傷次債務(wù)人的利益。
  2005年9月15日,上海市金山區作出判決,依法支持了被告金某的代位權,判令譚某向金某支付加工款38044元。   
答疑   最高關(guān)于適用《中華共和國合同法》若干問(wèn)題的解釋(一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解釋》)第十一條規則,“債權人依照合同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則提起代位權訴訟,應當契合下列條件:(一)債權人對債務(wù)人的債權合法;(二)債務(wù)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債權,對債權人構成損傷;(三)債務(wù)人的債權已到期;(四)債務(wù)人的債權不是專(zhuān)屬于債務(wù)人自身的債權。”該條規則是判別代位權能否成立的主要依據。本案中,法官對代位權的構成要件作出了很好的詮釋。
  首先,如何認定債務(wù)人“怠于行使”到期債權。本案中,被告金某以為,債務(wù)人陳某下落不明就是“怠于行使”到期債權;被告譚某則以為,固然無(wú)法找到陳某,但陳某曾經(jīng)給譚某打過(guò)數次電話(huà)討要加工款。這標明債務(wù)人陳某不時(shí)在主張對次債務(wù)人的債權,不存在“怠于行使”到期債權的情形。最終根據《解釋》認定本案債務(wù)人“怠于行使”到期債權?!督忉尅返谑龡l規則,“合同法第七十三條規則的債務(wù)人‘怠于行使其到期債權,對債權人構成損傷的’,是指債務(wù)人不實(shí)行其對債權人的到期債務(wù),又不以訴訟方式或者仲裁方式向其債務(wù)人主張其享有的具有金錢(qián)給付內容的到期債權,致使債權人的到期債權未能完成。次債務(wù)人(即債務(wù)人的債務(wù)人)不以為債務(wù)人有怠于行使其到期債權情況的,應當承擔舉證義務(wù)。”以為,債務(wù)人能否“怠于行使”到期債權與債務(wù)人能否下落不明并無(wú)直接的關(guān)系,其關(guān)鍵在于債務(wù)人能否對次債務(wù)人以訴訟或仲裁的方式主張了債權。本案中,次債務(wù)人譚某并未證明陳某曾向其以訴訟或仲裁的方式主張過(guò)債權,而只是聲稱(chēng)陳某曾經(jīng)過(guò)打電話(huà)的方式向其主張過(guò)債權。因此,譚某并未盡到自己的舉證義務(wù),認定債務(wù)人陳某“怠于行使”到期債權成立。
  其次,如何認定債權能否到期。本案中,債權人金某與債務(wù)人陳某之間并未商定付款時(shí)間,而債務(wù)人陳某與次債務(wù)人譚某之間也未商定付款時(shí)間。被告據此以為,代位債權與被代位債權均沒(méi)有到期,不契合代位權的構成要件。則以為代位債權和被代位債權均已到期。主要依據在于:加工合同屬于雙務(wù)合同,在當事人未對合同實(shí)行時(shí)間做出商定的情況下,應當適用同時(shí)實(shí)行的規則。本案中,債權人金某曾經(jīng)根據債務(wù)人陳某的懇求向次債務(wù)人譚某托付了商定的羊毛衫,在譚某提出質(zhì)量異議后,金某又中止了返工,而譚某對返工后的羊毛衫并未再次提出異議。因此,在金某向譚某托付了返工后的羊毛衫之后,金某曾經(jīng)實(shí)行了自己對陳某的合同義務(wù),而陳某也實(shí)行了自己對譚某的合同義務(wù)。由此,金某對陳某的債權應視為曾經(jīng)到期,而陳某對譚某的債權也應視為曾經(jīng)到期。   最后,被代位債權的數額能否必需肯定。被告譚某以為,由于陳某下落不明,其并未與陳某中止最終的結算,因此,陳某對譚某的債權數額是不肯定的,如允許金某行使代位權則可能損傷譚某的利益。則以為被代位債權數額能否肯定并不影響代位權的成立。主要緣由在于:《解釋》第十八條規則,“在代位權訴訟中,次債務(wù)人對債務(wù)人的抗辯,可以向債權人主張。”以為,固然債務(wù)人與次債務(wù)人之間債權數額并不肯定,但該數額可以在訴訟中查明,次債務(wù)人有權對該數額提出異議,因此,次債務(wù)人的利益并不會(huì )遭到損傷。
提示   為了解決大量存在的三角債問(wèn)題,合同法制定了代位權的規則,《解釋》則對代位權的構成要件作出了更為細致的規則。由于該規則相對較為新穎,許多當事人對如何行使代位權還存在著(zhù)許多疑問(wèn)。本案則給當事人提供了一個(gè)鮮活的案例。
  關(guān)于債權人來(lái)說(shuō),其應當認識到主張債權的對象并不只僅限于債務(wù)人。在債務(wù)人怠于行使其債權時(shí),債權人可以“跳過(guò)”債務(wù)人而直接向次債務(wù)人主張債權。債權人經(jīng)過(guò)行使代位權,既可以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,又可以挫敗債務(wù)人經(jīng)過(guò)消極主張債權來(lái)逃債的企圖。
  關(guān)于債務(wù)人來(lái)說(shuō),其應當樹(shù)立起依照合同商定出借債務(wù)的誠信認識,認識到消極躲避債權人根本無(wú)法完成賴(lài)債的目的?!督忉尅返诙畻l明白規則,“債權人向次債務(wù)人提起的代位權訴訟經(jīng)審理后認定代位權成立的,由次債務(wù)人向債權人實(shí)行清償義務(wù),債權人與債務(wù)人、債務(wù)人與次債務(wù)人之間相應的債權債務(wù)關(guān)系即予消滅。”債務(wù)人經(jīng)過(guò)“下落不明”來(lái)逃避債務(wù),非但不能使債權人的債權落空,反而可能因拒絕到庭而使得自身的利益受損。
  關(guān)于次債務(wù)人來(lái)說(shuō),其應當積極配合債權人行使代位權,而不應配合債務(wù)人逃避債務(wù)。否則,次債務(wù)人將因此而遭受額外損失,由于《解釋》第十九條規則,“在代位權訴訟中,債權人勝訴的,訴訟費由次債務(wù)人擔負,從完成的債權中優(yōu)先支付。”